雁返

非的一比

【阴阳师】你就不要再想起我

. 先说好,这是虐的,是刀
. ooc警告
. 小学生文笔

万年竹

  “今天……也没来。”万年竹看着空荡荡的竹林,自言自语,而后又自嘲一笑。

  “也是,一辈子对人类来说,太漫长了。”他转身,空寂的竹林里,他独自一人的身影显得无比落寞。

  竹笛声悄然响起,或欢乐或落寞的笛声中,他终于想起……见你的最后一面。

  是皱纹爬满了脸庞,是双眸失去了光亮,是声音沙哑,是满头白发。

  “竹子……以后,你就不要再想起我了。”

酒吞童子

  鲜血染红了半边天空,整个大江山都被血腥味包裹着。

  那本该刺向鬼王的剑,被你用身躯挡下,你早知道自己是这般结局,却并不后悔,只是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对那个红发鬼王笑了笑,道:“忘了我。”

  红发鬼王猛然从梦里惊醒,揉了揉疼痛的头,许久未醉过的他,这次居然醉倒了。

  他拿起酒葫芦,起身打算离开,嘴里喃喃道:“蠢女人,本大爷从来没有想过你。”

  而他的背后,是一座荒凉的墓碑。

妖狐

  “小生的命定之人,秋风起时,小生会如约来娶你。”妖狐牵起你的手,在你的无名指落下一吻。

  秋风起时,妖狐一席红衣,等到的是被村民绑在石柱上,面色苍白的你。

  妖狐笑了笑,上前抱住了你,“小生来娶你了。”

  “小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秋风起时,妖狐总是一席红衣,在等着谁。

两面佛

  “谢谢你们,今天也玩的很开心,明天我还来看你们。”天色晚了下来,你也挥手向他告别。

  “臭丫头,区区人类,居然还敢天天来烦我等。”两面佛道。

  “哎呀不过那个丫头带的和果子可真好吃,明天也要多带点。”

  “就只会吃,没出息。”

  “你吃的不比我少。”

  第二天,第三天……

  两面佛却再也没有等到小女孩。

  后来听说,她早已不在人世。

  “哼……人类果然都是,言而无信。”

荒川之主

  “愿来年,亦是风调雨顺。”你身穿巫女服,在荒川边祈祷。

  “那来年,便风调雨顺吧。”荒川之主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出现,他站立在你面前,说道。

  以前,荒川边每年都有祭祀。那是荒川最热闹的时候,孩子们嬉笑,大人们期盼低语。还有你轻笑着念诵着祭词。

  只是,这都是上百年之前的事了。

  只是,荒川在没有过你的身影了。

  “也愿你,一生平安。”

妖琴师

  “聒噪的虫子。”他抱琴而坐,虽是对你嫌弃无比,却依旧双手抚琴。

  “妖琴师,再见了。”你出声打断了他的演奏,虽然明知他会生气。

  “虫子,你要去何处。”他眉头微蹙,问你。

  “终归是要走的,以后再不会有人叨扰你了。”

  聒噪的虫子。

  而如今,这琴又该弹给谁听?

青坊主

  “拙僧一心修行,普渡世人无数。”他双手合十,微微躬身。

  “拙僧一心修行,偏爱世人万千。”他双手合十,再度躬身礼念。

  “拙僧一心修行,以为早已看破红尘。”

  “施主,拙僧愚钝,现在才明了自己的心。”

  “施主,可否回来?”他眼角划过泪珠,明知这问题是再也得不到答案的。

彼岸花

  “你倒是个有趣的人。”彼岸花笑道。

  你在花海中徐徐坐下,捻起一朵花仔细端详,道:“这花儿真好看。”

  “这花,无论春夏秋冬,永远在三途川边盛开。”

  “如此美景,也只有在地府才能看见。”你笑了笑,起身打算离去,忽而回头道:“若是来生,我还经过这里,我可否带走一朵花。”

  彼岸花垂眸笑道:“自然可以。”

  “那我们,来生见。”

【男神×你】我不要你了


  ·好久没来皮了15111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大粗长(并不)警告!

酒吞

  “我不要你了。”

  他坐在树下喝酒,周围散发着清冽的酒香,已然是有了三分醉意,听到你的话之后,酒吞停下手里的动作,疑惑的看了你一眼,随后大笑道:“正好,本大爷也厌烦了这里。”

  “???”

  “那本大爷就你带回大江山了。”

荒川之主

  “我不要你了。”

  “说什么胡话。”荒川之主道:“吾乃荒川之主,可护这荒川的安稳,亦可护你一世平安。”

  “这和我不要你有关系吗?”

  “我这么好,你没理由不要。”

  “……”

大天狗

  “我不要你了。”

  大天狗一脸懵逼,正打算说些话来让你改变决定,你却又说了句。

  “那是不存在的。”

茨木

  “我不要你了。”

  “哈,你脑子有问题吗?”茨木童子看智障一般的看着你。

  下一秒他眼神又变得奇怪,而后带着怒意的说:“那个男人是谁?我去捏爆他!”

  “是你啊,傻球。”

一目连

  “我不要你了。”

  一目连愣了一会儿,而后笑道:“大人可真会说笑。”

  “不怕我真的不要你了吗?”

  “不会的,大人您舍不得。”

小鹿

  “小鹿,我不要……”

  “大人……”小鹿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你,让人心疼到不行。

  你赶紧一把把他抱在怀里,摸着他柔软的头发,道:“小鹿最可爱了,我最喜欢小鹿了。”

两面佛

  “我不要你了。”

  然后你转身把他扔进了神龛。

妖狐

  “我不要你了。”

  妖狐弯眸一笑,在你额上落下一吻,道:“那小生只好死皮赖脸的缠着大人了。”

小小黑

  “我不要你了。”

  黑童子看了你一眼,然后去牵起了白童子的手,说道:“我有,白童子。”

夜叉

  “我不要你了。”

  夜叉用一种可怕的眼神盯着你,就在你要绷不住的时候,他道:“敢不要,本大爷杀了你。”

  “……”

〔食用愉快,下次再来!〕

[男神×你]不给糖就捣蛋

·日常ooc见谅
·小学生文笔
·又短又小……因为实在是想不出了嘛qwqq哭成两百斤的胖子
·跟糖有关自然是要甜的!

大天狗&你

   门忽然被敲响,大天狗被敲门声从睡梦里吵醒。
  “谁啊!”他揉揉杂乱的头发,打开了门。
  “不给糖就捣蛋!”你笑眯眯的说着,伸出了小手在他面前。
  “不给糖就捣蛋!”跟着你而来的一群小妖怪们也附和着。
  大天狗愣了愣,然后扬起一抹微笑,揽过你的腰,在你唇上落下一吻,这才向那群小妖怪们说:“糖发完了,没事就散了吧。”

一目连&你

  “不给糖就捣蛋。”你忽然出现在一目连的身后,还披着白床单,假扮幽灵。
  “大人,你现在就是在捣蛋呐。”一目连并未被你吓到,反倒是摸摸你的头,温柔微笑。
  “不给糖就捣蛋!”你依旧重复着那句话。
  一目连有些为难的看着你,“抱歉大人……我没有糖可以给你。”
  你刚想说些什么,他却忽然吻住你的双唇,良久才放开你,面色微红道:“不过……这个应该挺甜的吧。”

妖狐&你

  “不给糖就捣蛋!”你挡在妖狐前面,说道。
  妖狐弯眸一笑,抓着你伸向他的手落下一吻,“小生觉得,比起糖,大人您可能要甜上一百倍呢。”
  “等……等等,太犯规了……”你忽然红了脸颊,想收回手,却被他一把抱入怀中。
  他伏在你耳边轻声说:“那大人您是想要糖呢还是……小生呢?”

(一个耿直的微笑)

关于,给自家式神起的昵称

  ·看到自家式神的名字突发奇想emmm
  ·日常ooc,渣文笔见谅啦
  ·难过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大天狗(盖世英雄)

  “盖……盖世英雄?”大天狗看了看头顶上的昵称,感觉有些奇怪,“为何如此拗口,吾名难道不更好吗?”
  你弯眸一笑,用痴汉眼神看着他,道:“那是因为,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嘛!”
  大天狗尴尬的别过头,半晌,红着脸说道:“也,也不是不行。”

一目连(涟涟)

  “大人,好像人人都唤吾连连呢。”一目连道。
  “所以你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涟涟嘛!”你笑眯眯的说着,对自己取的昵称十分满意。
  “也罢,大人喜欢便好。”他揉了揉你的头顶,微微一笑。

茨木童子(阿童木)

  “人类,告诉吾,何为阿童木?”茨木不了解自己的昵称,于是选择问你。
  “就是铁臂阿童木,我觉得超适合你的哈哈哈哈哈!”
  “是说……吾之鬼爪十分强大?倒是不错。”

辉夜姬(烧竹燃火)

  “大,大人,人家不可能烧竹子的!”辉夜姬有些委屈的看着你。
  “安啦安啦,烧竹燃火多好呀,高配打火机嘛,反正你又不是真的能把万年竹烧掉。”你安慰着她。
  “大人……qwqqq”

万年竹(别烧我)

  “辉夜姬,大人爱玩,就任她吧。”万年竹无奈的看着自己和辉夜姬的昵称,选择不挣扎。

夜叉(没穿裤子)

  “女人,你怕是想找死!”夜叉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的昵称。
  “嗯?有问题吗?我觉着很好呀,而且觉醒了的你……本来就没穿裤子啊。”
  “……”

海坊主(盛世美颜)

  “阴阳师大人……您让我顶着这个昵称去参加选美大赛?”海坊主一脸懵逼,甚至觉得你是个假的阴阳师。
  “当然啦,你可是咱们寮的门面担当!多少迷妹都想求你的口红色号呢。”

萤草(食木草/食人草)

  “大人,因为这个昵称,所有的式神都把我当做了穷凶极恶的妖怪。”
  “……”

桃花妖/樱花妖(桃夭/灼华)

  “这,这这样不太好啦大人!您怎么可以把我和樱的昵称改成这样呢?他们会以为,会以为我和樱……”桃花妖红着脸向你抗议。
  “会吗?我看樱花妖挺开心的呀。”你道。
  “是的,桃,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哟。”樱花妖握着桃花妖的手,说道。
  “好,好吧,樱你高兴就好。”

山兔(二哈)

  “在人类世界,二哈好像是一条狗吧……大人。”山兔道。
  “是的,而且是那种特别蠢萌蠢萌二不兮兮的那种,不过你不是因为二才叫做二哈。”
  “那是为什么嘛?”
  “你每次普攻的时候不是都会喊一句‘二哈’嘛。”
  “……”

中秋快乐呀……然而因为突然降温这边除了风就是雨,月亮什么的,不存在的。

【男神x你】最低三年,没有上限 ②

ooc  ooc

这渣渣文笔,别打我  /心疼的抱着圆滚滚的自己

emmmm我觊觎大天狗的翅膀很久了

本来打算换竹子,但是发现可以换一目连了,果断把连连领回了寮里,竹子你再等等我qwqqq

酒吞童子

  酒吞带小孩的方式,估计就是放养式的,只要你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只要没有危险,他任你一个人在那里怎么倒腾。
  这天,酒吞把你带到了他经常待的那棵樱花树下,将你放在地上后自己就拿出酒葫芦开始一碗接一碗的喝着酒。
  你迈着小步伐,时而追着蝴蝶跑跑,时而看着蚂蚁搬家,而酒吞只是温柔的注视你来来去去的身影。
  玩累了时,你就跑过来坐在酒吞身边,靠着他休息。
  酒吞从不离身的酒葫芦,永远都有佳酿涌出,你不懂什么是酒,但是看酒吞很喜欢喝的样子,便伸手说:“我要喝,我要喝。”
  酒吞停下来,诧异的看着你,随即豪迈一笑道:“好,给汝喝。”
  说罢便把碗递给了你,你先是闻了闻,觉着还挺香的,于是毫不犹豫的便一口喝下去。
  一秒之后你清楚的感受到口腔里辛辣的灼烧感。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不知道怎么表达此刻的感受,只能哇哇大哭。
  酒吞一开始还有些看笑话的样子,不过你一哭他就赶紧抱着你,去给你找来了水。
  喝了一些水后,你感觉好了很多,但是随即而来的是大脑晕乎乎的感觉,你躺在酒吞怀里,面色绯红,眼神迷离,一直说着酒吞听不懂的胡话。
  酒吞无奈笑笑:“以后,可在不能喝酒了。”
  “酒吞吞……”
  “吞吞……”
  “汝说什么?”
  “吞吞,我最喜欢你了。”你把脑袋又往他怀里蹭了蹭。抓住他的手一直都不肯放开。
  酒吞笑着说:“吾也喜欢汝……本大爷便再等等吧,等长大的汝再对本大爷说这句话。”

万年竹

  万年竹喜欢清净,不太喜欢小孩吵吵闹闹,即便如此还是一直把你带在身边。
  他也不太会和小孩一起玩,但会很温柔的抱着你。
  小孩天生都是好动的,虽然你不太懂事,但好几次想要万年竹陪你玩的时候,对方都兴致不高,你也就不麻烦他,不过心底总有些小情绪。
  夏日祭的时候,平安京十分热闹,你十分想去,撒泼卖萌打滚下,万年竹同意带着你去了,你们换上浴衣,大手牵着小手,去了街上。
  “小竹子,你是不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你抓着他的手,生怕摔跤。
  “吾最喜欢和大人在一起,但是……”
  脚下一颗石子,让你突然没走稳,差点摔着了,他赶紧把你抱在怀里,“还是吾抱着汝吧。”
  “可是,你都不喜欢和我玩,哼!”你气鼓鼓的说道,肉肉的包子脸,看得万年竹忍不住揉了一下。
  “吾很喜欢和大人一起玩,但是人的生命终究太短,吾害怕,汝有一天也会离开……”他忽然叹气。
  你不明白,什么是生命,为何要叹气。
  “竹子你不要不开心,我会一直都陪你玩
的啦,就是一直一直,很久很久的那种。”
  他轻笑点头,道:“好,大人可别忘了啊。”

大天狗

  大天狗是个固执的妖怪,十分固执的那种,他认定了你是他主人,认定了你是他的大义就一定会死心塌地的跟着(wei sui)你……哪怕现在你是个小孩。
  “大人,达摩升级完毕,已放入仓库,今日御魂已经安排姑获鸟带队去了。”他一本正经的向你报告着今天寮里的事物,管你是在睡大觉还是在吃东西,或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大天狗说完后,在抬头看案前的你,却发现那里早空无一人,正打算去寻找一番,你却突然从他身后冒出,紧紧抱住他垂下来的黑色羽翼,张嘴就是咬。
  “大人……”大天狗感觉到翅膀上黏糊糊的不明液体,无奈扶额,“这个不能吃。”他转过身来抱起你。
  “饿嘛……”
  “现在并非大人的用餐时间。”他直接拒绝了你想要吃东西的请求。
  “不要,不要啦,我要喝奶奶,我要吃绵绵冰,我不管……我,我会哭的!”说罢,你还真的双眼含泪,小声抽泣。
  “大人,汝不可耍小孩脾气。”大天狗说道。
  “我就是小孩子嘛。”
  “……”
  “小甜甜……我想吃绵绵冰。”
  “小甜甜,小甜甜,小甜甜。”
  “大人,别喊了,吾给汝做绵绵冰便是了。”眼看你真的要哭了,他果断选择让步,让你哭了的话,就是他作为贴身式神(bao mu)的失职。
  一听到有吃的,你眼睛一下子亮起来,抱着大天狗的脸,吧唧的亲了一下,笑眯眯的说:“小甜甜最好哒。”
  大天狗愣了一下,随即红了脸颊,默默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只是今日的绵绵冰比以往的要甜了许多。

【男神×你】最低三年,没有上限。

  日常搞事ooc
  大概就是阴阳师变成一岁多的小孩子然后心悦阴阳师的式神们无奈承担起奶爸的责任
  爸爸×女儿emmm莫名萌???
  渣文笔见谅啦
  我本命是大天狗的

  一目连

  即便是一目连,在看到他心悦的阴阳师大人消失不见,却突然出现一个和你很像的小孩时也还是很震惊的。
  不过震惊之余还是担任起照顾熊孩子的责任。他心里已经确认了,如此能吃能睡能闹腾的小孩,一定是你小时候没有错了。
  “连……连连!”你趴在地上,哭着看着他。
  他赶紧上前,抱起你,颇为心疼的说:“大人,可摔疼了哪?”
  你揉着额头,小声的抽泣。
  他伸手轻轻抚上你的小脑袋,你只感觉有一阵阵很温柔的风吹过,而后听到他说道:“痛痛都随着风走了。”
  你破涕为笑,学着他说:“痛痛都飞走啦。”
  你变成小孩时,寮里所有的事物都是他在一手安排,所以你趁他不注意,自己偷偷溜了出去,等他找到你时,你满身尘土,站在他跟前,伸出脏兮兮的手,但是被你握住的花却娇艳无比,你说:“很喜欢,连连。”
  一目连忽然红了脸,他接过你手里的花,在你额头上落下一吻,“吾也很喜欢大人!”

茨木童子

  事实证明,茨木童子是真的不适合照顾小孩,即便你是从他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一个小孩的,他仍然有些不耐烦。
  “汝这么弱小,和虫子有什么区别?”茨木看着你坐在地上自顾自的玩着那些明明说了不照顾小孩的茨木变成人类模样在街上买的玩具。
  你不明所以的看着茨木,他周身散发的鬼气并没有让你感到害怕,你大概是觉得茨木头上的那个角很好玩,于是扔下玩具,走走爬爬的来到茨木跟前,一直伸手,想要抓住那个角。
  但是茨木却不懂你的意思,他绞尽脑汁思考了半天,问了句,“汝要抱抱?”
  你点点头,抱起来的话,就能碰到那个角了。
  茨木叹口气,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你抱起,生怕自己锋利的鬼爪会弄伤你。
  你终于能够得着茨木头上的角了,一双手紧紧抓住这个在你眼里新奇的玩具。
  但是茨木一下子脸色不好了,因为知道你是小孩的缘故他才忍住把你丢出去的冲动。
  “人类,汝再碰,吾可能会吃掉汝!”
  说罢便放开了你,你再怎么卖萌打滚,茨木就是不肯抱你。
  最后你只好委屈巴巴的开始哭了,从一开始的小声抽泣到嚎啕大哭,茨木受不了了,赶紧提着你的衣领,找到花鸟卷那边去了。
  “听闻人类幼崽都是要喝奶的,大人平日里都唤汝为奶妈,快喂点奶哄她入睡,如此吵闹,烦死了。”茨木把你扔进了花鸟卷的怀里,没好气的说道。
  花鸟卷满脸黑线,普攻暴击针女把茨木赶了出去。
  “呜呜,要玩,茨木木……”你泣不成声。
  最后茨木童子选择妥协,将你抱在怀里,任由你抓住那个角怎么闹腾,直到你玩累了趴在他怀里睡着了。
  他看着你的睡颜,与长大的你颇为相似,最后他轻笑一声,喃喃自语:“吾这一生,也只奈何不了汝吧。”

     tbc.    吧

『策瑜』来不及再见

·日常ooc
·emmm    be  小学生文笔
·和王者荣耀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尤记初遇那次,小小少年手持竹简坐在庭院里仔细看书的模样,春日和煦的阳光洒落在他的侧脸上,白净透明,又带着一丝丝红晕,像是刚出锅的小馒头,让人忍不住想揉一揉。
  “喂,你年纪不大,这书上内容,你可懂?”少年一袭青衫,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有何不懂?”他抬眸,望向少年,道:“你是何人?”
  “我叫孙策,今儿个随家父前来拜访周家,可前厅里长辈们所谈之事,实在无聊,便跑了出来。你呢?”他道。
  “我叫周瑜。”他收拾好了散乱的竹简,拍了拍稍微乱了的衣服,站在他跟前微抬起头,看着他,道。
  “周瑜?看起来好小啊,从今往后,我便唤你,瑜弟吧。”

  什么时候沦陷的?

  如今他们都已是弱冠之年,早已褪去了童年的稚气,眼角、眉梢都是成熟稳重。

  “瑜弟,今日我便已及冠,往后可不许再叫阿策了,要叫我伯符,或是兄长。”孙策笑道,头上带着暗紫色的发冠,长发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眼瞳里总是闪烁着光芒,他说,想要平定这乱世,让天下安居乐业。
  周瑜哑然失笑,分明只比他大上数月,却总是把他当成小孩儿哄,他便赌气,孙策只要一叫他‘弟弟’或是‘瑜弟’他便会回一句‘阿策’。
  长久以来,竟已经习惯的喊他阿策了。
  “阿策……”
  “阿策……”
  最后,他轻笑抬脸,说道:“伯符。”
  孙策一愣,转头不看他,为何此时心跳得不正常?

  什么时候改变的?

  周瑜说,想要看那个人君临天下的样子。
  周瑜说,这一生,只要默默陪在他身边就好。
  周瑜说……
  “公瑾,如今我们势力不稳,乔玄有意将两个女儿许配于我俩,你可同意?”孙策想了想,还是把此事告知于他。
  周瑜微微皱眉,冷冷的说道:“我不同意。”
  我……不想同意。
  “公瑾,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啊,而今你我正需要借他人之力,乔家在江东也算是有势力的。”
  周瑜沉默着,只是眼里有些失望的看着他。
  “江东二乔也是美人,你不会失望的,况且……”
  “阿策!”周瑜出声打断他的话,“阿策,你真的想让我……娶她?”
  “眼下这是最好的选择了……”孙策恍惚了一下,已经挺久没有听过他叫自己阿策了,为何有点失落?

  什么时候背道而驰了?

  新婚那夜两人穿着相似的喜服,在宾客们的祝福下迎娶了大乔小乔。
  周瑜已是没有了那日的失态,颜面上一片平静。
  孙策怔怔的看着周瑜,红色喜服称得他更是俊美,和小乔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心里,有些失落,却不知从何说起。
  也许让他娶小乔是个错误的选择。
  当晚孙策喝多了酒,晕乎乎的说着从前的往事,从家里的兄弟,到朋友……可是说到最后,却只是一直喊着:“公瑾……”
  周瑜本来稍有埋怨的心思也在他那一声一声的呼唤中消失殆尽。
  他想将烂醉的他送回他的新房。
  半途却停在了凉亭里稍做歇息。
  周瑜说:“阿策,你一点没变。”
  周瑜说:“阿策,我曾说过,想看你君临天下,那我就一定会帮你,哪怕付出的代价是我自己。”
  “所以,这次的联姻我并不怪你的,只是……”
  周瑜停住了,眼神复杂的看着那个醉酒意识朦胧的人,良久他轻叹口气起身,在他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只是我太喜欢你。

什么时候来不及再见了?

  “伯符,此次出行切记小心。”周瑜眉头紧皱,再三叮嘱马上的人。
  “好啦,公瑾我不过是同些权贵之家的人打猎,无须担心,我会早些回来的。”孙策笑了笑,伸手抚平了他的眉头。
  “走啦!”孙策扬起马鞭,架着马渐行渐远。
  这个笨蛋……周瑜暗暗骂了一声。

  消息传回来的时候,周瑜不知自己是如何接受的。
  分明不久前还对他笑了的,还温柔的抚摸他的眉头,还说着会早些回来的人。
  此刻怎会躺在这棺木里,身体冰凉?
  “阿策……”周瑜声音沙哑,伸手抚上他的脸颊,冰冷的不像话。
  “阿策,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去的。”
  “阿策……”
  声音逐渐微弱,只剩低低的呜咽声。

  没说出的爱你。

  孙策骑着马疾驰在林间小路上,本是寂静的道路,忽得两边丛林里飞出几支利箭,孙策并未防备,滚落下马,胸口鲜血直流。
  周围十分吵闹,但他已经听不清了,眼前的世界也渐渐模糊,最后竟之剩下周瑜的模样。
  “公瑾……我可能回不去了……”
  到最后时刻还能想到你呢,孙策弯了弯嘴角,忽然脑海中出现了一些模糊的画面。
  新婚那夜,凉亭之中,一席红衣的周瑜吻了他的嘴唇。
  公瑾,再见。

  周瑜曾许下两个誓言。
  与孙策同生共死。
  让孙策君临天下。
  可是他哪一个都没能完成。

 

『肖戴』你再不来,我就喜欢上别人了

☞擅长ooc

☞假装这是篇大粗长

☞依旧渣渣的我꜀(。௰。 ꜆)꜄

  挑战赛失败的嘉世无比萧条落魄,能走的都走了。

  肖时钦苦笑着看着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戴妍琦。

  这丫头,怕是觉得自己一定躲在角落里哭鼻子想来安慰安慰自己吧。肖时钦想着,却还是接起了电话,虽然没有哭鼻子,但心情确实不好的,明明是为了追求冠军才离开雷霆,却是这副下场。

  让雷霆的大家,看了笑话。

  “喂,小戴……”肖时钦开口,声音略微沙哑。

  “喂什么喂呀!肖时钦,我真想撬开你脑袋看看你到底在想什么,明明几天前经理就打电话给你说要你重回雷霆,你怎么今天还没麻利儿的收拾好东西回来啊。”

  没想到一接电话,会是被戴妍琦劈头盖脸的一顿训,肖时钦有些懵,只是怔怔的应了声,“啊?”

  “啊什么啊呀!快回来啊,大家都等不及想见你了,雷霆来了很多不错的新人,等着你调教呢,不要磨磨蹭蹭的啦。”

  “再说了……你要再不回来,我就喜欢上别人了。”

  “不可以喜欢别人,等我回来。”

  后来,肖时钦翻山越岭,倾家荡产(并不)的回到了雷霆,只是他被人堵在雷霆门口。

  原因是,得给他点惩罚长点记性。

  “哼,虽然你回来了,但我还是喜欢上了别人。”戴妍琦脑袋一偏,说道。

  “是……谁?”肖时钦颤声问。

  她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笑了笑,抱住了他,窝在他怀里说着:“是我的队长大人。嘿嘿,欢迎回来!”

    ☞是不是炒鸡大粗长( ͡° ͜ʖ ͡°)✧

【肖翔戴】吉祥三宝

☞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智障儿童热爱ooc

3.当这俩二货认真的时候

  有时候,肖时钦真的好烦身边这两个二货啊,整天叽歪叽歪,吵吵闹闹,一刻正经的时间都没有。

  于是,当孙翔和戴妍琦严肃的坐在一起讨论问题而且讨论了一整天的时候,肖时钦忽然觉得慌了,有种……自家的白菜长大了要被拱了,自家小鸡翅膀硬了能飞走了……诸如此类的感觉。

  “男神男神,我和翔翔认真的讨论了一下,”最后戴妍琦正经的说,“我觉得,我们总是这么缠着你也不是个问题……给你造成了那么多困扰真是抱歉了。”

  孙翔一个劲的在旁边附和。

  完了,这敢情是嫌弃自己了?看来真的翅膀硬了可以飞了,肖时钦默默的在心里想着。

  “所以,为了不烦到你,我和小戴商量了一下,”孙翔说着,“上午你是小戴的,下午是我的,这样我们就不会吵起来了。”

  “是啊是啊,从明天开始,这样我和翔翔也能和平相处了。”戴妍琦笑眯眯的望着他。

  “求你们飞走,好吗?”肖时钦冷漠脸。

4.公平竞争

  “翔翔,你来一下。”戴妍琦招手。

  “干嘛。”孙翔瞥了一眼。

  “我们总是这么追男神,但是一直不知道,男神到底喜欢谁,不如,我们一起去告白试试吧。”戴妍琦。

  “你一个女孩子不会害羞的吗?”孙翔式嘲讽。

  “咱不是还有QQ嘛~”戴妍琦眨了眨眼睛,一股子邪恶的味道。

  于是……

  一叶之秋帅翔翔:小事情,跟你说个事啊,我喜欢你,咱在一起可以吗?

  生灵灭:可以

生灵灭:才怪

  鸾辂音尘美小戴:男神,黑凤梨呀~你喜欢不喜欢我,你一定喜欢是吧

  生灵灭:是的,我喜欢

  生灵灭:学习

  肖时钦忽然后背一凉,“怎么今天小戴和二翔都找我借qq,不会在搞事情吧。”

『肖翔戴』吉祥三宝

☞搞事校园日常

☞智障宝宝欢乐多

☞戴妍琦:我特么抢男神抢不赢另外一个男人?

1.居然和我抢男人

  “哈,男神,放学一起回家吗?”戴妍琦收拾好书本,对后桌的肖时钦说着。

  “嗯,好啊。”肖时钦点点头答应了。

  戴妍琦转过身,暗自窃喜。

  奈何还没高兴过三秒,座位隔他们十万八千里的孙翔跑来凑热闹了,一把勾住肖时钦的肩膀,挑衅的看着戴妍琦,道:“哼,戴妍琦,我才是正真和小事情顺路的好吗,要回家也要我跟他一起。”

  孙翔亲昵的勾着肖时钦的模样,看得戴妍琦心肝脾肺肾都痒痒,她也想这么和男神勾肩搭背啊,孙翔这个二缺,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暧昧气氛一下子就被破坏了。

  想到这里,戴妍琦一个白眼翻上天。

  孙翔乐了,继续挑衅,“哈哈,小魔女想和我抢男人,再过一百年吧。”

  最后,还是三个人一起回的家,一路上戴妍琦和孙翔从来不停歇,各种明争暗斗。

  夹在中间的肖时钦很无奈。

2.我也想喝男神的奶

  周末肖时钦要补课。

  打听到消息的戴妍琦也跟着补课。

  一定要和戴妍琦抢男人的孙翔也来凑热闹。

  于是周末的早晨,肖时钦带着一瓶早餐奶早早地到了。

  因为怕迟到记错时间而没吃早饭却的戴妍琦随后也到了。

  孙翔一心搞事情于是也很早到了。

  二翔看到了戴妍琦饥渴的盯着肖时钦的早餐奶。

  于是理所应当,理直气壮的拿走了肖时钦的早餐奶喜滋滋的喝了。

  戴妍琦心肝脾肺肾都痒痒,“啊啊啊,我也想喝男神的奶。”

  肖时钦虎躯一颤,但很快镇定了,笑了笑说:“我下次再带给你。”

  戴妍琦欢呼,很快肚子发出了不和谐的声响。

  二翔笑歪了,肖时钦忍俊不禁,拿出了自己的早餐分了一半给戴妍琦。

  戴妍琦眉飞色舞,挑事的看着孙翔,还说着:“小样,别以我不会抢回来。”